行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2022年27家IPO企业被否 内控问题频繁引监管关注

日期:2023/1/10 16:09:30  点击数:

随着2022年的落幕,拟冲刺IPO公司露出全貌。数据显示,2022年全年大约有600家拟IPO公司上会,其中27家公司IPO被否。在IPO公司上市过程中,各版块监管机构对于公司的营业收入、盈利能力等问题非常关注。《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从被否的IPO公司来看,内控治理薄弱是其上会折戟的重要原因之一。


  例如维嘉科技和红星美羚,在上会环节,监管层都对其财务内控的规范性进行了问询。曾被抽查过的九洲风神,因公司会计差错较多,被要求说明内部控制制度是否健全有效。此外还有万香科技,因报告期内实控人涉嫌行贿故而被否。业内人士认为,内控治理较为薄弱,将为公司真正合规治理管控埋下重大风险隐患。随着注册制的推进,监管层将愈加重视拟上市企业内控制度是否健全且被有效执行。


  12家公司现场检查后撤回IPO申请


  近年来,监管层对IPO公司的现场抽查力度不断加大。据《经济参考报》记者统计,2022年有34家IPO公司被抽中现场检查,其中有12家撤回IPO申请。记者注意到,2022年8月被否的伟康医疗曾于2019年9月被监管层抽中现场检查,随后便撤回其申报申请。2021年9月伟康医疗IPO再次获得受理,此为其第三次冲刺A股。


  报告期内,伟康医疗产品问题频现,2021年2月,伟康医疗因生产不符合经注册产品标准要求的一次性使用换药包(不合格项目是环氧乙烷残留量),被当地监管部门处以3.5万元罚款;同年10月,伟康医疗又因一次性使用鼻胃管的紫外吸光度不符合经注册产品标准要求,被处罚4.5万元行政处罚。而且2019年至2021年,伟康医疗退货金额合计达数百万元。


  此外,现场检查问题较多的公司最终IPO被否。


  2022年3月,九州风神IPO上会被否。资料显示,九州风神主要从事以电脑散热器为核心的电脑硬件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2019年至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5.29亿元、8.30亿元和8亿元。此次IPO,九州风神所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是中勤万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保荐机构是中天国富证券。在上会过程中,监管层重点关注了四大问题:


  一是公司以境外销售为主,报告期各期外销收入占比均超过70%,公司外销收入增长的解释是否合理,中介机构对公司外销收入真实性、最终销售情况的核查是否充分。二是公司2021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大幅下滑,2022年一季度经营业绩继续下滑,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发生重大不利变化。三是公司主要原材料采购价格与市场价格变动幅度存在较大差异,毛利率快速提高且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四是公司会计差错较多,涉及范围较广,内部控制制度是否健全有效


  在IPO过程中,监管层曾对九州风神进行过现场检查。发现九州风神部分记账凭证缺乏附件;公司财务电子账套数据未按经审计数进行审计调整和差错更正,内控制度未有效得到执行,相关中介机构未及时督导公司进行审计调整。其中,涉及资产负债表科目19个,涉及利润表科目12个。会计师出具的审计报表数据和公司电子账套报表数据差异明细达467页等。


  财务不规范引关注


  在IPO上会过程中,监管部门对拟上市公司的财务问题非常关注。除了营业收入、盈利能力、会计处理等问题外,涉及内控管理方面的财务规范问题也频繁引起监管部门的关注。


  2022年9月创业板IPO被否的维嘉科技,报告期内该公司实控人邱四军多次占用资金,同期公司通过民间借贷等方式进行资金周转。上市委会议针对该公司共提出了三大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实际控制人是否仍存在大额到期债务未清偿的情形;防范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等损害维嘉科技利益的内控制度是否健全且被有效执行。


  和同行业上市公司相比,维嘉科技的资产负债率较高,但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却较低。然而,维嘉科技在自身资金并不充裕的情况下,却向实控人邱四军提供资金支持。2018年初,邱四军的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余额为1001.78万元。2018年至2020年,邱四军向公司借款合计超2000万元,主要用于直接支付其收购维嘉科技其他股东所持股权的价款,以及偿还历史上收购维嘉科技股权所导致的对外借款等。


  同样发生财务内控不规范行为的还有红星美羚,该公司于2022年5月IPO被否。2018年12月末,公司实控人王宝印,曾以个人名义向公司鲜奶供应商黄忠元等七人借款1400万元(其中向非供应商王文龙借款400万元)。该笔借款在申报之时并未提及,直至监管层现场检查才发现漏洞。


  尽管红星美羚在问询回复中表示,出于民企融资难的现状,为支持经销商拓展市场,在公司管理层协调下,殷书义等八名经销商于2018年底向上游黄忠元等七名生鲜羊乳供应商借用了合计1400万元资金用于进货;同时,上游黄忠元等人均知悉是帮下游殷书义等人借款,以经销卖出的羊奶粉款为还款来源。但上市委员会审议认为,红星美羚未能对该事项进行充分准确披露并说明其合理性,相关内部控制制度未得到有效执行,不符合相关规定。


  万香科技实控人多次行贿


  在27家被否公司中,万香科技引起了《经济参考报》记者的注意。上市审核中心在审核问询中重点关注了以下事项:公司实控人、时任高管、核心人员存在多次行贿行为且报告期内仍有发生,公司相关内部控制制度是否健全并有效执行、是否存在重大缺陷、能否合理保证公司的合法合规。在数十家被否公司中,万香科技是唯一一家因行贿问题从而被否的公司。


  据招股书介绍,万香科技生产的产品主要作为配制香精的原料或直接作为食品添加剂,广泛应用于香精香料、日化、食品饮料等行业。此次IPO,万香科技欲募资64800万元,分别用于年产2400吨合成薄荷脑系列、5568吨丙位内酯系列、4540.50吨天然香料系列、年产17800吨水杨酸系列产品和补充营运资金。


  在万香科技IPO进程中,深交所曾多次就行贿事项发起问询。在回复中,万香科技与保荐机构共披露了9宗涉及行贿的刑事判决,其中有6宗案件均由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裁李春南操作。从行贿手段来看,包括赠送购物卡、安排子女工作等方式。其他案件的涉嫌行贿人员还包括万香科技的原副总裁龙晋辉、核心技术人员陈兆刚等人。


  除了行贿问题外,监管层还关注到,2017年至2021年,万香科技及其子公司因气体污染物排放超标、海关申报违规、消防违规等被行政处罚11次。例如,2018年7月,淮安市淮阴区环境保护局对万香科技下发的“淮环行罚[2017]7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称,万香科技因生产过程中恶臭污染物厂界臭气浓度超过标准值,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十八条的规定,被处以罚款20万元并立即改正。(来源: 经济参考网)